哦,那时我还没出生…


糟糕,那时我还未出生

唉呀,预料这句“当时我还未出生”将成为廖中莱的另一名句。马华党争时,他的“还党诚信”也有不少不少金句,特别是1128那部短片。

9月6日,廖中莱接见平反林连玉工委会后,在记者会上被询问他的立场时这么说

“我们以坦荡荡的态度与开放对待,也会给予全力的配合。我已说了,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马华积极看待处理这问题。”

“杜乾焕告诉我是1961年8月21日的事,(笑称)那时我还未出生,我还年轻。”

我不在现场,不清楚记者提问的实际背景,以及当时的气氛。

到底他被质询?询问?追问?逼问?或者还有其他情况?

若是要四两拨千斤,他的政治幽默显然发挥得不是时候。

这也难怪,此言一出遭来政敌和其他人的炮轰。

牙尖嘴利的火箭铁嘴邓章钦,邓议长就不客气地在推特留言说:

“笨蛋!竟然说风凉话。陈祯禄死的时候,你也还没出世,干嘛你还要叫人感恩他为独立做出贡献?林连玉你怕,纳兹里你也怕;懦夫,你的名字就是廖中莱。”

虽然十分刻薄,也很难听,但这就是政治,贴切点来说,此乃马华现今的局面。

廖中莱偶尔有冷面笑匠特质,长期持素的他平时总是笑脸盈盈,好好先生没有脾气似的。回顾他在15 Malaysia短片的角色,或许会有同感…

这一次不晓得廖中莱会否因为“那时我还未出生”受沉重打击?他经历很多,尤其是马华特大和“诚信泛滥”期间,这一关应该是小事。

因政治幽默,误踩蕉皮,廖中莱不是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人。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安华。他曾在一场记者会上,被询及其接班人的问题,结果他笑着说:“我的接班人是努鲁依莎。”

此言一出,遭来猛烈的“裙带风”指责,某报总主笔更撰文批评安华搞裙带关系,安排家庭成员接棒之类。尔后,云淡风轻,大家也忘了这回事。

相信大家对廖中莱的金句印象,也会很快被其他金句取代。惟,大选期间相信会被循环使用,这是后话了。

另一方面,我比较关注的是,内政部副部长李志亮也在场。犹记得他在今年6月22日的国会内,回答火箭的余德华提问时,以联邦宪法没有任何条文可以让政府考量恢复林连玉的公民权为理由,关上恢复公民权大门

他是根据联邦宪法,即申请公民权者必须亲自出席,并在宣誓官面前签名及提呈其申请,而现有法令也没有任何条文是可以让去世的人获得公民权,任何人不得代替已故者申请公民权。

林连玉是在1961年接获政府的来信,指他混乱及扭曲政府的教育政策,煽动对国家元首及联邦政府不满的情绪,散播各族间的仇视情感,因此被褫夺公民权。

李志亮应该很清楚内政部的政策和立场,但夹在中间的他确实左右为难,他该怎么做?!建议修改联邦宪法?修改其他相关法令?说服内长希山慕丁?马华4部长联署备忘录上呈内阁?

其实也不会太难。关键在要与不要之间。若要做,肯定办到!

当年白小奋斗7年后重开(成功增建和搬迁)的果实;早前赵尔家报生纸的父亲栏目中不被允许填写赵明福的情况,最后还是有办法绕过。

事在人为,不难。拿出政治勇气和决心,抵挡压力,沉着气应战…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笨蛋!!娃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