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31):我们又错过对话空间


别让性太承重,来谈谈吧!

大马谈性,是避忌的,尤其公开场合谈性说爱,更是一种神秘不可碰触的禁忌。这离不开封建保守的传统和禁锢因素,社会也因此延伸许多性愚昧及无知。

尽管如此,谈性的大有人在。某些人划地为限的在小圈圈内,摆出一副我就是道理的架势,甚至立作将之宣扬。效忠丈夫俱乐部出版,已被列为禁书的《性爱宝典》就是一个例子。

11月上旬的“性取向自主”运动经一份马来文报章封面报导后,短短3天成为大课题,警方查禁、政客发言、保守组织开炮,以及公民社会声援等,我们再次见证保守势力和进步观念的碰撞。

惟,在泛政治的大马,许多保守者躲在非政府组织名义下,进行政治炒作,缺乏论述基础,无法取信于人,更妄论思想交锋。

我们可以很理性和客观谈性说爱时,国营电台“爱FM”每周五早上11点的“爱要性福”单元说明我们做得到。

如今,许多专家和学者针对“性”作出多角度探索和研究,1948年美国著名的《金赛报告》出炉,标志着人类现代性科学时代的来临。

性,不仅仅是性行为。性学研究涵盖社会和人类层面,有了社会学触角的“性”,性行为可放在宏观社会背景中考究,摆在多种社会因素的影响和作用中思考。

若以一般通俗理解,“性”行为是一种生理需求和生理行为,“爱”就不仅是生理行为,而是某种涵盖个人和各种社会因素影响的心理感受。

“性”和“爱”的结合,恰恰好是现代人对性行为本质认识的理性提升。

“性取向自主”是一项年度非主流活动,2008年至今已都没面对太大阻力。无奈这次的焦点从尊重不同性别和性取向者,转为“或破坏社会安宁”,甚至要扣查赴会者。

弱势和少数群体被打压,就算专业的律师公会肯站台也躲不过保守人士/组织的批评。可是这些讨伐言论,未能提升人民对这议题的认知,无法发挥激荡思维作用。

执法机构以行政权力插手干预,这是可以得出的结论。但是,关于异性恋、同性恋、变性人社群的所面对的问题,能否因为警方的查禁就迎刃而解呢?答案是否定的。

既然如此,为何不慢慢撑开4年前已打开的小小窗口,窗内人有机会向外界表达他们的心声,窗外人无需歧视或对这群少数产生偏见。

这原本是一堂难得的社会课,碍于主流价值观和行政机构凌驾对话空间,主办单位被迫腰斩原定的公开活动,导致我们无法深入讨论“性”和“爱”课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