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33):理想主义者的从政故事


赛胡先阿里,一名理想主义者

今年3月,前首相马哈迪(86岁)出版《医生当家》回忆录,但被批评为一本自圆其说的回忆录,通过文字的堆砌证明自己不是独裁者。

8个月后,一名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的政治领袖,即赛胡先阿里(75岁)出版《政治斗争回忆录》,记录“赛方的故事”。

两者都是专业人士,都有Dr称号,马哈迪是医生,赛胡先是博士兼马大教授。虽然他们都经历独立前和建国后的政治动荡期,但两人的政治理念、领导方式和性格作风截然有别。

大家非常熟悉马哈迪,但赛胡先呢?很多人对他相当陌生,《回忆录》是了解他的想法、观点、处事态度,以及踢爆一些重大事件的最直接方式。

《回忆录》分成9章,第1至第3章叙述他的成长、大学和学术故事。第4章是他的政治启蒙事迹。

第5章则专注谈人民党的故事,如前主席卡欣阿末、人民党(PRM)易名为社会主义人民党(PSRM)、尔后又恢复人民党,以及自己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事件。

我对人民党两度易名的故事较感兴趣,可惜着墨不多。赛胡先不赞成,卡欣阿末于70年代修改党章纳入社会主义字眼,赛胡先甚至杯葛当年在登嘉楼举行的修章代表大会以示抗议(127页)。

他也提到1974年杪,自己因参与支持华玲农民示威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当时的扣留者包括安华、依布拉欣阿里(土权主席),以及多位马大华文学会领导如吴建成、侯亨能和辜瑞荣等。

6年的扣留期结束后,他购买一辆汽车,奇怪的是当局允许他选择自己属意的车牌号码。通常我们都会挑选自己喜欢或幸运的号码,但他不是。

他没有选择自己的扣留编号OT295(OT,Orang Tahanan),而是选择297号的车牌。这背后隐藏了一个小故事。

OT297是杨亚七的扣留代号。他与赛胡先都在1974年被捕。杨氏是马大华文学会主席,赛胡先则是马大讲师。(129页)

杨亚七被捕约5年后释放,但不堪精神和肉体上受到虐待,释放不久后便自杀身亡。

根据其他扣留者的回忆,当时杨氏曾经被独自关在一个地方,半年后才放出来,当时他在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人知道。

第6和第7章主要谈及公正党的点滴和所面对的挑战,过去15年的政治事件与人物,如烈火莫熄、公正党成立、两党合并、净选盟和兴权会、霹雳民联倒台、以及肛交和通奸等。

当中故事性和揭秘性较强的是,聂阿兹拒绝赛胡先在哥打峇鲁上阵竞选(164页)、依占退党(198页)、第12届大选(202页)、署理主席的之争(180页),以及916变天(210页)。

第8章的重点是结合力量对抗政敌,从独立前民族主义和左派阵线的合作,到民联成立和所面对的诋毁。

至于第9章则强调未来的挑战和壮大公正党。其中他在“面对挑战和威胁”文章中,透露自己于1965年在吉兰丹曾遭遇“假车祸要夺命”的政治谋害。

时任人民党总秘书的他吉人天下。尔后他从学生口中获知这事件与来自丹州的副内长有关。(291页)。

赛胡先的故事或许没有马哈迪如此精彩绝伦,但却是一名理想主义从政者的踏实叙述,没有煽情的文字,高亢的口号、或赚人热泪情节。

这是一本真实记载作者从政经历的故事。赛胡先经历和参与不少关键课题的抉择,许多蓝眼决策都有他的参与痕迹。

惟,书中的记载并不详细,一些只是蜻蜓点水提过和带过,未能深入了解当时他的决定和背后的思考原因。或许这是他可以在第二版印刷前,补充新资料和充实内容。

这本《回忆录》让过去60年,大马政治思潮、意识形态、左倾政党回归原位,并为未来的政治把脉,开出一剂良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