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36):改变,或被改变


改变,万变不离其中

公民社会的崛起,令某些不想改变,思维守旧的人不悦。他们不习惯这个有活力和动力的社会。

这些人总要霸占其他空间和领域,不断强出头,以声浪和气势压倒一切。他们不晓得文明对话,常以粗暴方式回应。

转眼间,距离告别2011年只剩3周。走过49个星期,马来西亚不仅长大了,人民也变得成熟,政府更愿意低头聆听。

4月的砂拉越州选举,我们看到城市选民求变态度,冲击在位25年的泰益,让他几乎成为乡区首长。新政治面貌带来新气息,但人联党却陷入党选漩涡中。

7月的那一场净选盟万人游行,激发无限想像力,再次惊动国外媒体,错误示范遭来恶评。《经济学人》文章被涂黑和删除令人啼笑皆非。

9月中旬,纳吉在大马日前夕的电视直播演说宣布,一系列松绑措施,修改和废除过时法令,人民不吝啬给予掌声。不过,替代法令未出炉,忧虑的感觉还是很真。

11月提呈国会的集会自由法案,引来褒少贬多评价,政府低头修改后,依然无法满足公民社会的要求。

联合国人权事务最高专员署甚至发文告指出,该法案不受国际法的认可,并限制人民举行和平集会的权利。

政府在这一年期间的重大决策和宣布,都成为人民的焦点,成熟的公民社会不会让稳定和繁荣绑架一切,甚至牺牲普世的人权和自由价值观。这无关东方或西方之分,此乃放诸四海皆准的观念。

公民社会的崛起,令某些不想改变,思维守旧的人不悦。他们不习惯这个有活力和动力的社会。这些人总要霸占其他空间和领域,不断强出头,以声浪和气势压倒一切。他们不晓得文明对话,常以粗暴方式回应。

纳吉领导的国阵处在时代的变革中,这边厢来势汹汹的民联,另边厢公民组织的力量膨胀,还有保守势力的交缠,纳吉的时代接轨任务面对极大挑战。

他多次强调,大马是一个“民主运作”的国家,法治社会需要健全的制度支撑。他明白人民求变的意愿,修改大专法令和放宽出版与印刷法令的限制。

这是交替的时代,领导人必须不断前进,若接不上轨,脱轨的后果不堪设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