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43):莎丽扎的“过”和“去”


莎丽扎要“过”,但“去”得到吗?

或许莎丽扎身边的幕僚说,反对党猛攻牛案是和她过不去,因为反对党和谁都,并谏言说,别和自己过不去,因为一切都会过去

养牛弊案不是往事,不会就此过去,就算她和家人过不去,事情也不会过去;期盼答案的人民不会放她过去,因为最关键的课题还没过去

若政府要过下去,就拿出答案和诚意,告诉人民真相,让事情真正成为过去,轻装上路。误判“已过去”,将让国阵附上政治代价。

休假3周的莎丽扎周五(2月3日)回国后,风尘仆仆投入工作。休息期间,她前往麦加圣城,恳求上苍给予指引,尔后跟着指示和自己的判断走下去。

不晓得是凑巧,还是预先安排,莎丽扎回国后周六(4日)前往霹雳,以巫统妇女组主席身份出席“霹雳国阵妇女组备战第13届大选集会”。周日(5日)则以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部长身份巡视吉隆坡妇产科病院。

平时只披上头巾的她,鲜少戴头巾。惟,周六和周日的两场活动,她都戴上纯白色头巾,与平日亮眼红色或鲜艳颜色有很大差别。有些消瘦的她,依然维持一贯笑脸盈盈的态度。

不过,她却以强悍姿态发表示,不低头、不辞职和不退让言论,宣告自己和妇女组不是弱者,明确地不向逼宫压力妥协。

她将自己的命运交给纳吉定夺,明显是把球踢给首相,姐妹们的支持是其后盾力量,让她执行部长和妇女组大姐的职务。

这个如意算盘是否打得响,还有待纳吉的态度,警方、反贪会和政府委任稽查国家养牛中心账目的普华永道公司的调查报告。

政治不仅是治理众人的事情,往往是印象之役,特别是形象一度陷入泥沼的巫统。虽然莎丽扎撇清与养牛丑闻的关系,负面印象却已植入人民脑中。

如何处理消除负面形象,让公正得以彰显,而且必须看到正义被彰显,这才考验纳吉和国阵。就算莎丽扎重申100次,自己与此事无关亦无补于事,反而让人联想起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是部长,妇女组主席,也是莫哈末沙烈的丈夫,法理上能客观及清楚切割这些关系。不过,情理和观感却是另一回事,人民的评价可以非常主观,有时也先入为主。

她为了无形的敌人(负面形象)而疲于奔命,搏斗之余往后看,除了姐妹之外,其他同志似乎冷眼和袖手旁观。

1953年出生的莎丽扎生肖属蛇,当年是水蛇年。水蛇的主人性格好动、善于交际、脑筋灵活和爱出主意,但情绪化。自尊心强且过分是其缺点,也是其成功的障碍。

水蛇人懂得把握每一个机会,也酷爱冒险。努力乐观是其特性,任何事情都须经过详细了解后才肯付诸实行。惟,有必要时,又会大胆行动。

从莎丽扎的身上,或许可发现某些上述特质,但政治不靠命理分析,否则算命师早已赐封为国师。

或许莎丽扎身边的幕僚说,反对党猛攻牛案是和她过不去,因为反对党和谁都过不去,并谏言说,别和自己过不去,因为一切都会过去。

养牛弊案不是往事,不会就此过去,就算她和家人过不去,事情也不会过去;期盼答案的人民不会放她过去,因为最关键的课题还没过去。

若政府要过下去,就拿出答案和诚意,告诉人民真相,让事情真正成为过去,轻装上路。误判“已过去”,将让国阵附上政治代价。

“过”和“去”困扰着不仅是莎丽扎,包括纳吉、政府和国阵。在过不去、会过去、过下去,已过去,和去不过之间,我们还在等待2亿5000万令吉的答案。

她在2月8日下午,出席內閣會議後被反貪污委員會傳召,針對養牛事件問話錄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