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52):斑斓色彩,人民不寂寞


缤纷色彩,朝野争艳

首相纳吉在4月初与副首相慕尤丁、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柔佛州务大臣阿都甘尼,以及其他国阵领袖在峇株巴辖,展开“履诺之旅”,场面欢腾热闹。

台上的国阵领袖穿着印有“兑现承诺”的橙色衣服,与5万名群众共襄盛举,一起庆祝纳吉掌权3周年。

隔天有人调侃道:“为何不穿蓝衣,这是他们的党色呀。穿着橙色衣服,很容易让人误会是橙皮书的活动嘛!一点都不国阵…”

我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纳吉早上在峇株巴辖,下午到淡马鲁时已经换衣服啦,改穿很国阵的深蓝色衣服。你又怎么说?”

他有点不耐烦的说:“好啦,好啦,蓝就蓝。你赢咯… 我们要看政策,颜色不太重要。目前是青色当道的日子,大家都谈环保节能,难道伊斯兰党真的因为这个‘青’,而变得更红,更受人民欢迎吗?”

我们都以颜色区分政党/政治联盟。蓝色已是国阵的专属颜色,而成立4年的民联则因《橙皮书》而被染上橙色。

颜色不是重点,政策才至关重要。4月初的两个政策决定让人傻眼和不知所措。大马什么时候吹起倒退风?

很多人在问,到底是政策出问题?抑或执行偏差?还是更严重的官员自以为是,以鸡毛当令箭,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套在人民身上?

无独有偶,闹出争议的事情都与新闻、通讯与文化部有关。首先是新加坡芭蕾舞蹈团来马表演不获批准的决定。

我先从英文媒体看到这则“禁演”新闻时,真的很错愕,还以为近视加深,将Ballet误读为Belly。惟,我没有阅读障碍,真的是Ballet。

“服装”和“不雅”成为争议的代罪羔羊。部长莱士雅丁否认,负责单位,即海外艺人表演与电影播放中心委员会(PUSPAL)拒绝发出准证;该委员会也驳斥主办单位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的说法。

当局的解释是预料中之事,没啥特别。关键点是,为何历史悠久,享誉国际的芭蕾舞成为目标?难道官员们把Ballet看成Belly?

另一宗争议则是,新闻局在官方面子书的帖文惹祸。这是禁止电台和电视台播映拥有变性人、娘娘腔,以及违反社会宗教价值角色的节目。

禁令的出发点是,担心这群人的出现被诠释为支持和鼓励当前的女/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行径。

当然新闻局在新闻曝光引起舆论后,撤回及道歉。暂时把火苗熄灭。这两宗事件让大马成为国际焦点,此时引以为傲的多元文化,包容和谅解,显得特别尴尬。

这些事情都与政策有关,也牵涉少数群体的权益。我们的表演、文化和艺术政策竟然如此脆弱,面对不习惯的画面不仅转身而过,还挥动大刀,砍个片甲不留。

我选择相信,这些统统是小拿破仑的“自以为是”,长官们也常把责任推给下属,没察觉问题的严重性。

一旦出现状况,就以拖、哄、骂、斥或赖带过,鲜少寻根究底从根源解决问题,尤其是牵涉文化价值观的议题。

官儿们习惯这种操作模式,老百姓也开始麻木。但不公的事情应该摊在阳光下,以舆论压力纠正错误,不然就号召人民发动大型抗议活动。

黄色净选盟和绿色反莱纳斯的社会运动,参与者与双脚说话,走上街头也不是坏事,赢回政府的重视。

原来朝野政党有颜色之分,民间的社运也可以分缤纷色彩。黄和绿之外,还会有什么颜色?那就看政府如何回应人民的诉求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