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57):红潮来去涌向谁?


潮起潮落,红军不敌黄军

巫统511党庆完成拼人数和人气的多重任务。10万大军这晚特别为巫统和纳吉而来,周五(11日)晚是属于巫统的。

10万名穿上红衣的党员将武吉加里尔体育馆染成一片鲜红,此刻的心情是激动澎湃的。这股红潮能维持多久?辐射多远?将决定巫统来届大选的席位数目。

巫发的红潮其实并不新鲜。好几年前,当安努亚慕沙还是吉兰丹州联委会主席时,红潮已在丹州启动。如今丹州改由贸工部长慕斯达法掌帅印。

吉兰丹红潮的确曾发挥一些效用,但未能持久,也无法真正取得扩大效应。这与丹州内部派系纠纷有关。

2009年7月,308大选后的第7场补选落在吉兰丹马力勿来州席。虽然巫统落败,但伊斯兰党仅以微差65票“惨胜”,让伊党捏把冷汗,差点翻船。

相比2008年大选,当时伊党以1352张多数票大胜巫统。惟,补选成绩显示,红潮赢得乡区马来选民欢心,逐步侵蚀伊党的堡垒区,虽败犹荣。

511红潮让巫统重拾信心,左击民联,右轰净选盟,把自己摆在最有利位置,以最佳姿态迎战大选。在这之前,民联频频以428课题向巫统开炮。

纳吉首次主办如此大型活动,号称党史上第一次的10万人大集会,把巫统主要领导从党总部的拿督翁大厦,搬来武吉加里尔体育馆。

每年党庆,太世界贸易中心的默迪卡礼堂舞台都坐满应届最高理事。今年511很大不同,领袖们的座位从默迪卡礼堂移至体育馆内临时搭建的舞台,舞台背后的巨大银幕,场面非常壮观。

美中不足的是,这场展现团结的大集会,竟然没发现前主席阿都拉的身影。反观,另一位前前主席马哈迪则携伴出席。伯拉的缺席留下许多想像空间。

马哈迪与夫人西蒂哈斯玛安排坐在台前第一排的显著位置,每当马哈迪的名字被念起,现场报以热烈掌声与喝彩。

纳吉当晚33分钟的演词内容,集中火力反击民联三党和428大集会延伸的负面舆论。他花超过2/3的演说时间(24分钟),解释巫统在体育馆办大集会的理由,直接驳斥民联和净选盟唯恐天下不乱。

纳吉不提有胜望候选人的事宜,集中火药往民联发射,安内攘外。高亢演讲,却没释放明确的大选日期讯息,大伙们继续玩猜测游戏。

反而,老二慕尤丁演词的选举味道浓郁,呼吁全党效忠及信任纳吉,迎战来届大选。选举似乎很接近了… 但,事实如此吗?

巫统党员早在3年前当纳吉上任后,耳边不断重复备战大选、大选定生死、繁荣和命运等回音。巩固马来乡区票仓的工作已七七八八,垦殖民获16亿令吉横财是最新糖果。

城市地区和年轻巫裔游离选民,却令巫统难以掌握。这群受大专教育、不盲从、有主见、爱上网、批判性强的人,在乎自己的政治选择和人民代议士的素质。

或许511大集会对他们而已,仅是一场政治嘉年华,重燃党员对党的热情,缅怀昔日丰功伟绩。

对于中产阶级的非党员而言,这场党庆集会的意义远不比428黄绿大集会更能激发人民的讨论,以及左右舆论走势。

511党庆对内产生积极效果。惟,看似“出口转内销”又“内销转出口”的操盘模式,一箭双雕对准党内外选民。红潮效应能否继续扩大,有待进一步观察,特别是巫裔中产阶级和年轻选民的反应。

政治承诺对不相信政治人物者来说,往往是一个骗子讲给另一个傻子听的,因为事实将说明一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