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58):别只是摇屁股


别用屁股来沟通

汉堡包和臀部晨运,原本毫无关系关系,偏偏在万能国度内被染上政治颜色。

这不是表达异议的最佳方式,但却是最廉价,最有宣传效果的方式,哪怕这会引起人民不安,会有争议,会是反面教材。总之令伯不高兴时,就以令伯高兴的方式表达。只差那句“吹咩?”(你奈我如何)没说出口。

汉堡包与摇臀部都是抗议安美嘉的另类方式。我听到某些支持这种对抗形式的人说:“有人可以占领独立广场,为何他们不能卖汉堡和摇屁股?若你不允许,就是双重标准!”

有者更绝地说:“他们不遵守法律,我们也不遵守。要捉,就一起捉。到时看谁的罪名比较严重。”

乍听之下,好像很有道理。实际上却是要不得的动作。他们似乎搞不清楚状况净选盟的诉求是干净与公平的选举,目标对象是选委会和政府。

安美嘉没有号召人民到纳吉或阿都阿兹家买黄衣,也不在别人家门口撒野,而是在独立广场静坐抗议。之后的暴力事件是后话。

相对的,另一群大马中小型企业家协会和退伍马来军人协会卖汉堡及摇屁股动作,让人摇头叹气。这是荒谬,难怪稍有点理性的人都会谴责。

巫青团长凯里认为,若恶性循环什么都卖,可能不久后在首相官邸前卖粿条,大马的民主运作将沦为国际笑柄。

误读民主、误解对抗的意义,或受人摆布,故意制造事端?这都令我们丢脸。为何政治转型后,人民的政治民主水平没向上提升?

我们需要理性对话解决分歧,用地球人的方式化解差异,而非以火星人的莫名其妙做法应对。自信者不惧面对质询,只有懦夫才闪烁其词,躲在怪招后面呐喊。

大家都期盼国家走向更民主和自由的轨道,因为我们是马来西亚命运共同体。

公民社会和公民文化的概念现已萌芽,要辛勤施肥灌溉,不让它枯萎。现代社会的公民往往被期待介入政治活动,生活离不开管理/被管理众人事务的政治。

公民文化则是一种参与式的政治文化,与政治文化和政治结构互相配合。政治学者将公民文化定调为一种模型。

我们活着,分享共同空间、共同资源和共同机会,与陌生/持异议的群体有互动关系。期间彼此想法不同,偶有冲突,最终还须处理这种关系。

社会上所有群体形成一个公共体,藉着互动关系创作出一种共同利益的观念,即大家都认同的“普世”利益。当差异出现时,公共精神发挥维系公民社会的重要元素,这是一种解决对立的方法。

公共精神是培养公民听道理、讲道理的修养及能力。公民有不同意见,但不同意见之间要用道理沟通,不是卖汉堡、摇屁股或设灵堂就可以解决。

成熟且理性的公民,不仅准备聆听不同的意见,也愿意被更好的道理说服,改变自己原来的立场。这是需要培养的容忍。

成熟的公民社会,由成熟的公民组成。敌意的采场或挑衅都是不尊重对方的行为,引发更严重的对立、紧张和冲突是可预见的局面。

大男人有摇屁股的勇气,想必应该也有说道理的智慧。不同立场不是问题,重点是培养聆听和接纳异议的雅量,以理性和尊重为基本精神。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1. 還以為是一群基佬“欲求不滿‘⋯⋯

  2. 基佬欲求不满也不会是非不分,楼上的留言有欠公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