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慧仪走了…

告别精彩绚丽的人生

差不多5年前(2007年9月29日)我在部落格中写了一篇《郑慧仪,别放弃》的文章。那时,我真的被她感动了。

她的瘦弱躯体,拖着”机器心脏“满街走,胸前挂着血压小仪器的画面,牵动大马人的恻隐之心。激发国人的情感,纷纷鼓励和打气;也有死者的家属捐出心脏供她进行移植。

她曾进行两次心脏移植手术,“外心”让她活了5年。她走过精彩的人生,展现的坚持和不放弃,命运给她多次重活机会,“外心”让她重生,赋予她另一端珍贵的时光。

如今,她在9月18日(2012)年走了。留下的不仅是遗憾和唏嘘,还有更多激励和坚持的故事。她创造奇迹,也告诉我们别轻易放弃,隧道终会有尽头。

她虽然的离开我们,但留下的眼泪和笑容却是如此深刻。郑慧仪,一路走好。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s

哦,那时我还没出生…

糟糕,那时我还未出生

唉呀,预料这句“当时我还未出生”将成为廖中莱的另一名句。马华党争时,他的“还党诚信”也有不少不少金句,特别是1128那部短片。

9月6日,廖中莱接见平反林连玉工委会后,在记者会上被询问他的立场时这么说

“我们以坦荡荡的态度与开放对待,也会给予全力的配合。我已说了,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马华积极看待处理这问题。”

“杜乾焕告诉我是1961年8月21日的事,(笑称)那时我还未出生,我还年轻。”

我不在现场,不清楚记者提问的实际背景,以及当时的气氛。

到底他被质询?询问?追问?逼问?或者还有其他情况?

若是要四两拨千斤,他的政治幽默显然发挥得不是时候。

这也难怪,此言一出遭来政敌和其他人的炮轰。

牙尖嘴利的火箭铁嘴邓章钦,邓议长就不客气地在推特留言说:

“笨蛋!竟然说风凉话。陈祯禄死的时候,你也还没出世,干嘛你还要叫人感恩他为独立做出贡献?林连玉你怕,纳兹里你也怕;懦夫,你的名字就是廖中莱。”

虽然十分刻薄,也很难听,但这就是政治,贴切点来说,此乃马华现今的局面。

廖中莱偶尔有冷面笑匠特质,长期持素的他平时总是笑脸盈盈,好好先生没有脾气似的。回顾他在15 Malaysia短片的角色,或许会有同感…

这一次不晓得廖中莱会否因为“那时我还未出生”受沉重打击?他经历很多,尤其是马华特大和“诚信泛滥”期间,这一关应该是小事。

因政治幽默,误踩蕉皮,廖中莱不是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人。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安华。他曾在一场记者会上,被询及其接班人的问题,结果他笑着说:“我的接班人是努鲁依莎。”

此言一出,遭来猛烈的“裙带风”指责,某报总主笔更撰文批评安华搞裙带关系,安排家庭成员接棒之类。尔后,云淡风轻,大家也忘了这回事。

相信大家对廖中莱的金句印象,也会很快被其他金句取代。惟,大选期间相信会被循环使用,这是后话了。

另一方面,我比较关注的是,内政部副部长李志亮也在场。犹记得他在今年6月22日的国会内,回答火箭的余德华提问时,以联邦宪法没有任何条文可以让政府考量恢复林连玉的公民权为理由,关上恢复公民权大门

他是根据联邦宪法,即申请公民权者必须亲自出席,并在宣誓官面前签名及提呈其申请,而现有法令也没有任何条文是可以让去世的人获得公民权,任何人不得代替已故者申请公民权。

林连玉是在1961年接获政府的来信,指他混乱及扭曲政府的教育政策,煽动对国家元首及联邦政府不满的情绪,散播各族间的仇视情感,因此被褫夺公民权。

李志亮应该很清楚内政部的政策和立场,但夹在中间的他确实左右为难,他该怎么做?!建议修改联邦宪法?修改其他相关法令?说服内长希山慕丁?马华4部长联署备忘录上呈内阁?

其实也不会太难。关键在要与不要之间。若要做,肯定办到!

当年白小奋斗7年后重开(成功增建和搬迁)的果实;早前赵尔家报生纸的父亲栏目中不被允许填写赵明福的情况,最后还是有办法绕过。

事在人为,不难。拿出政治勇气和决心,抵挡压力,沉着气应战…

车子被偷了

车被偷了

6月22日(星期三)早上8时,发现停放在我屋内的Honda City不见了。啊!!被人偷了!!!

当天早上,发现我的自动铁门的控制箱被撬开,电线外露,箱盖弃在一旁。肯定的,偷车贼爬进屋内,撬开控制箱和打开铁门后把车开走。

估计事情应该发生在22日凌晨3点至6点期间。3点之前,隔壁迟回来的邻居没发现我的铁门打开。6点之后,开始有人活动,应该不至于展开偷窃行动。

除了不幸,运气欠佳之外,相信我的汽车已经被紧盯一段日子才下手,因为当晚至少有4辆车停放在路边,偷车贼不下手,偏偏大费周章和保险爬入屋内,打开电动门才把车盗走。

路旁的车不是更容易偷吗?有一辆Honda Accord,Proton Waja,以及其他两辆车款。干嘛不下手?!

报案时查案官说,近期的Honda City,Civic和CRV很吃香,成为偷车目标。警方会尽力把车子找回来,需要1个月的时间。保险公司必须等警方的查案报告出炉后才能决定赔偿的数额。如今只能“斋等”,偶尔打电话给查案官问详情…

事情发生后,才惊觉身边一些朋友或朋友的朋友/亲人都有车子被偷的不愉快经验,包括近期不少Honda的汽车在家内车房被偷,情况与我相似。

综合各方的说法和意见,得出以下的结论:

1. Honda的车款,特别是Civic,City和CRV(早前)近期特别火红,名列偷车榜的首号位置。

2.这些车款“受欢迎”的原因有二,即市场有需求,有了订单后,偷车贼才下手(整装偷运出国/贼车再出售);零件吃香(劏车厂),据悉这与日本大地震后,零件生产受影响,缺乏新车零件有关。

3.Civic和City的防盗系统太弱。行内人和警方都说,只要在车后钻洞,做些简单动作,就能切断警铃系统,轻易把车开走。

4.一些车主在失车前,都曾把汽车送往原装厂的维修中心进行例常维修。结果数天或数星期后,停放在屋内的汽车“这么巧”都在家中被盗。

5.失车后,若能在关键的48小时内寻获就最好。车的亏损度可降至最低,对方未来得及劏车分尸,车子不至于太伤,稍作修补可重新使用。

6.若数星期后“成功”找回,经常只剩下车壳,所有值钱或不值钱的都被取走。有车等于没车,甚至连轮胎和车内的坐垫都没有。保险公司可能以“车子已寻获”为理由,不赔偿或象征性拨一些同情钱。但这无补于事,欲哭无泪。还得自掏腰包维修或购新车。

7.从警方查案到保险赔偿过程冗长,消耗很多脑细胞和情绪,告诉自己耐心等待,平静地面对…

8.内心和脑海都出现购买新车的焦虑和矛盾。该买什么车?国产车?外国车?

9.出现“盗车后恐惧症”,因为原本应该最安全的家,既然也不安全,不堪一击。停放在屋内的车也会被偷。除了提升防盗系统,加铁链锁门和养狗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My Honda City was stolen from my car porch at Tmn Pinggiran USJ!

Thief managed to open the autogate by tampering the control box, i found my autogate wide open this morning & my car was missing….

Police told me Honda City & Civic are very “laku”. IO said syndicate is targeting Honda…. i’m just unlucky, too bad 😦

哎呀呀,车被偷了,没有车子的日子原来如此辛苦。失车的感受很煎熬!

继续阅读

地震牵引的课题…

除了哀悼、援助和惜福,我们也该回头看看…

311日本大地震距离今天刚好一周。这7天对我们,尤其是重灾区的灾民是悲痛、无助和难熬的日子。

互联网传播速度,缩短我们与日本的距离,科技让我们见识到天灾的可怕。原来,它的摧毁力是难以想象的,现场的的实况影像比照片更骇人。

地震引发的海啸讯息,在弹指之间通过面子书和推特火速传播。我们第一时间知道这场大灾难,以及接踵而来的小故事,人性的光辉一页,以及危机管理的重要性。

同时,我看到另一种人性现象。媒体报道,某些仇日的中国人对地震持“报应”态度,一些更幸灾乐祸,认为日本鬼子也有这一天。

还有一些提出,质疑日本人民应对天灾是否真的如此秩序井然?镇定?完全没有抢购粮食的情况吗?这些都成为讨论的话题。惟,此刻有必要辩论这些次要课题吗?

核电厂反应堆的冷却系统出问题,辐射外泄成为另一个关注焦点。未来的发展,肯定成为聚焦点,特别是日本政府处理危机的模式。

镜头拉回大马,人民和政府对此事除了哀悼和慰问之外,也伸出援手。政府有意派遣SMART救援队伍,却无功而返,因为日本婉拒大马的好意,飞机拿不到降陆权。

政府也罕见的在周四(17日),由首相纳吉提议,副首相慕尤丁附议的紧急动议,向日本表示哀悼、慰问和伸出援手;首相也率朝野独议员起立默哀1分钟。

虽然这不是纳吉首次就国际课题提呈经济动议,他曾在2010年6月7日提呈紧急动议“谴责以色列攻击前往加沙的国际人道援助船队(5月31日)”,将以色列控上国际刑事法庭。

从正副首相齐出动,到外长总结动议,显示政府高度重视马日关系,日本驻马大使馆也派人前往国会记录动议的提呈与辩论。

值得一提的是,周四早上纳吉亲自在国会回答第一和第二道问题和相关的附加问题。喔,不错。

但关键的第三道问题,有关第一夫人的尖锐问题,期待他回应,但落空…改由另一位“纳”的纳兹里回答,回教党女议员当着纳吉面前刷罗斯玛,脸上热辣辣…

罗斯吗因为这番言论和早前的言行,成为朝野议员的焦点。这已非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日本地震,来到大马已不再是地震或辐射这么简单。延伸许多课题,唤醒人民对一些事情的记忆,波及情绪…核电厂只是其中一项。

埃及,不要只看动荡,大格局才是关键

不要模糊焦点,大格局和民愤是重点,揭竿起义对抗霸权是关键

1月25日,埃及人民揭竿起义时,我没留意到这则新闻。当时帮着接待来自中国的亲戚当地陪,无暇留意时事新闻。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尔后从电视获知才惊觉,原来此乃大件事!开始跟进和阅读外报分析,以及一些部落格的观点。他们从各个角度剖析,如回教/回教民主化/回教革命、阶级斗争、反殖民、反帝国主义、民主浪潮,以及阿拉伯地缘政治等。

读得真爽快… 把镜头拉回大马,突然在年初三发现陈庆亮的新闻。哎哟哟,怎么会如此呢?为何狭隘地从华人角度开炮(尽管这不对),难道没有其他课题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笔锋犀利的林放在《关华人新年屁事!》的文章,值得转贴分享。他写道:

NONE“吉打州民青团团长陈庆亮东施笑颦, 也在这课题上插上一脚, 抨击参与示威的回教党和人民公正党“无礼”(biadap), 时值农历新年初二,,不尊重大马华人的新年节庆。”

“这种言行,看来是贪图讲话不必缴税而溅点口水. 纯粹是为了讲话而讲话, 根本不管内容的恶心. 人家在年初二到美国大使馆示威, 又不是到观音庙或天后宫示威,恭请观世音或妈祖给穆巴拉克转达意愿,还得请示和考虑你的年庆吗?”

“再说, 华人新年就可以捆绑别人的行为来依附自身的的习俗气氛? 这种风马牛不相及的议题, 也亏陈庆亮这样的政治智商才会如此讲得不搭调.”

“陈庆亮没有资格挟持华人农历新年,在他的标准之中制定准则去批评其他族群.

protest against hosni mubarak us embassy kuala lumpur crowd women children 1毕竟, 农历新年并不是钳制其他党团活动的时节。只要这些活动并没有刻意冒犯, 它并不存在尊重和无礼的问题。

那是他的政治意识形态作祟使他颠倒是非. 当今国阵与民联的政治敌对, 没人授权给陈庆亮代表华人新年讲鸟话来捞取政治资本。”

此外,我在2月3日(大年初一)收到DrAsri Zainul(前玻璃市宗教司)的短讯。内容蛮不错。

Pelajar-pelajar M’sia yg berada di Mesir jika mampu ambilah peluang memerhati atau menyokong gerakan rakyat Mesir menjatuhkan regim Mubarak yg zalim tersebut.

Pelajar lelaki terutamanya, amnilah pengalaman berhaga itu, mana tahu mungkin suatu masa nanti ia diperlukan.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Melihat sendiri proses menjatuhkan kezaliman tidak sama dgn sekadar membaca berita. Pengalaman mereka amat berharga.

Kuasa rakyat menjatuhkan regim yg sekian lama mendakwa kononya rakyatnya, padahal dia dibenci rakyat.

Namun, pastikan mereka berusaha mengelakkan dari mendeddahkan diri kpd bahaya tanpa sebab.

但是大马政府基于安全考量(抑或有其他因素?!),急急安排C-130大力士运输机,甚至动用人情牌,载送大马学生返国。首批学生将在周一早上抵达吉隆坡国际机场。

我们应该在这吸取经验和教训,但是,人们总是善忘,选择性记忆。

历史不断自我重复。我们从历史上吸取的经验就是,什么都没吸取…

搬家记

搬家,学习,加油

搬家,是一件累人的苦差。偏偏,有些人似乎很享受和陶醉在搬家的过程。

11月杪,忙透了,只因搬家。严格来说,这应该是我真正和第一次的“搬家”。

吉隆坡9年生活,前后搬了4次。但是,这些都不算家,充其量只是搬房。

首先从新山士古来搬来八打灵再也17区,尔后搬入武吉加星花园,之后在同一个花园的同一条路,换屋子(还是搬房)。

买了公寓后,从武吉加星迁入。当时没啥家具,书籍就很多也很重,搬起来特别辛苦。

有了家具后的搬家才是真正的“搬家”,所以特别累。虽然聘人负责搬运,许多琐碎事情还得亲自处理。

搬家,不局限于家具和其他物品的搬运,还包括木工和水电工作。这才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简单的换灯炮和水喉还可以,更复杂的就不行。

若掌握更多木工和水电技能,不仅可省钱,也能确保它的素质。如今,只能付费换服务。

与此同时,搬家原故,未能参与公正党代表大会兼直选,以及精彩万分的雪州行动党选举(执政后,移师到双威会展中心举行,厉害也!)

部落格也荒置数星期,不乏写作题材,少的是时间、精神和心情。偶尔潜水,看看FB跟进大伙们的最新进展,免得脱节。

目前,还在收拾着… 继续加油!!

展翅高飞的浴火凤凰–Aung San Suu Kyi

迟来的释放,我的女神!


我很少崇拜人,严格来说是不曾崇拜人,顶多是超越欣赏的敬佩。林肯、甘地和特丽莎修女是我敬佩的人,可惜都已不在人间,但他们的功绩都记录在史册上。

有一位,我非常敬佩和崇拜的人。她曾是一位平凡女性,但却有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Aung San Suu Kyi,有很多中文译名。各中文报,包括海外媒体都有不同的翻译,如昂山素姬、昂山素枝、昂山淑姬、昂山舒吉、翁桑淑姬…

不管她的译名如何,我对她始终钦佩和崇拜。原本对她的了解不多,直到1999年有缘前往缅甸,亲自与她接触、会面和交流。

虽然只有短短约两个小时的会面,她的纤小体型,背后折射出巨大身影,发光发亮的道德正义光圈,正正来自她那股坚定的意志。

2009年6月21日,配合她6月19日的生日,我写了一篇《64岁的昂山素姬,坚强美丽》,她的坚强和毅力感动全球。

每次阅读她的新闻,很自然回忆起11年前的画面。这也应该是我人生中,经历最难忘的事情;那时的点点滴滴,毕生难忘也…

2010年11月13日,她终于被释放了!希望是真正的释放,也是解放缅甸的开始。

我由衷祝福她,这只浴火凤凰能展翅高飞,把缅甸带上另一个更民主和开放的国度,恢复昔日的光辉。

让Myanmar改回Burnma,以昔日的Rangoon取代目前Yangon。军人掌权后擅自改国号、改首都、改国旗和迁都等,统统都应该恢复原状。

惹人诟病和独裁行径罄竹难书,水生火热内的人民没有选择余地,他们期待改变,但又畏惧军权。

若与其他亚洲代夫/父从政的女政治人物,如我国的旺阿兹莎、菲律宾的科拉松和阿罗约、印尼的梅嘉瓦蒂、巴基斯坦的贝纳齐尔等,我觉得昂山素姬更值得我尊重。

衷心祝福昂山素姬!希望有朝一日,军人政权倒台后,能名正言顺踏入缅甸。目前,我应该是不能入境缅甸的黑名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