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54):超越独立广场

超越占领,广场是人民的

我肯定这些大学生在独立广场的“占领”动作,展现顶撞体制,大胆提出诉求的勇气。会闹事的大专生,是理想主义的一群,也是社会前进的动力。

若象牙塔内的小草只懂得啃书,毕业后仅是职场的一颗小螺丝钉,随时可被取代。缺乏思考,辨析能力,没有与社会脉搏一起跳动的大专生,充其量只是一位拥有高等学府文凭的罐头学生。

占领独立广场的学生,要求免费大专教育和废除国家高教基金局。这是很好的议政空间,支持和反对双方可提出例子和论述,以数据道理辩驳。

某些主流报章不约而同轮流刊登一张光头女生抽烟的照片,甚至指出“胡士托”(Woodstock),隐晦地将60年代胡士托音乐节期间的酗酒和毒品,甚至淫乱等负面事件与它扯上关系。

早前的60黑衣人硬闯破坏,学生们为安哥预留帐篷。这边厢面对流氓袭击,另边厢则和舆论交战。他们经历许多,也一夜长大。

继续阅读

激情后,改革何时?

428激情之后,改革何时?

Deja vu,似曾相似之意。这场3.0版的428黄绿大集会,与去年709净选盟2.0集会有很多相似之处。政府确实从709事件学到东西,净选盟的合法性不再成为争议点,减少事前也的粗线条动作。

不过,执法机构的实际运作和操盘,却以709似曾相似。1年前警方封路锁城,1年后还是封路锁城,并且多了“锁场”(独立广场)决定。

428集会和平开始,许多参与者自信地穿上黄衣和绿衣,在指定地点集合与静坐抗议,大家相安无事。当安美嘉宣布集会成功举行,要求参与者和平解散后,就发生状况。

出席者移走“禁区”的铁架围栏,冲入独立广场后,警方发射催泪弹和水炮。之后的发展与709相似,离不开警民冲突,对峙逮捕和受伤局面。

继续阅读

群英会(53):没大没小,不是坏事

老是要当老大的

不少人在4月中获悉8州华堂发表“追求绿色民主”联署文告,号召群众428聚集吉隆坡城中城公园集会的动作后,雀跃和惊喜感油然而生。

惊的是,这群华堂连成一线,在环保和民主课题上,采取与当权者对抗的立场。喜则是,华堂们呼吁全国民众身体力行为下一代着想,不当环境难民,为世代正义共同努力。

我在想,这是个好题材,肯定成为未来数天的新闻材料,舆论应朝正面发展。岂知,两天后,竟然变成“小华总”的争议。

继续阅读

群英会(52):斑斓色彩,人民不寂寞

缤纷色彩,朝野争艳

首相纳吉在4月初与副首相慕尤丁、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柔佛州务大臣阿都甘尼,以及其他国阵领袖在峇株巴辖,展开“履诺之旅”,场面欢腾热闹。

台上的国阵领袖穿着印有“兑现承诺”的橙色衣服,与5万名群众共襄盛举,一起庆祝纳吉掌权3周年。

隔天有人调侃道:“为何不穿蓝衣,这是他们的党色呀。穿着橙色衣服,很容易让人误会是橙皮书的活动嘛!一点都不国阵…”

我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纳吉早上在峇株巴辖,下午到淡马鲁时已经换衣服啦,改穿很国阵的深蓝色衣服。你又怎么说?”

他有点不耐烦的说:“好啦,好啦,蓝就蓝。你赢咯… 我们要看政策,颜色不太重要。目前是青色当道的日子,大家都谈环保节能,难道伊斯兰党真的因为这个‘青’,而变得更红,更受人民欢迎吗?”

我们都以颜色区分政党/政治联盟。蓝色已是国阵的专属颜色,而成立4年的民联则因《橙皮书》而被染上橙色。

颜色不是重点,政策才至关重要。4月初的两个政策决定让人傻眼和不知所措。大马什么时候吹起倒退风?

继续阅读

群英会(51):多点留意雪州吧!

民联,留意雪州啊

既然大家都在猜测第13届大选的日期,从早前的6月到目前9月,说明这是一个未退烧的题材,直至国会解散才可能降温。

不过,我始终觉得提名和投票日期不是重点,朝野双方的部署、战略和胜望才是戏肉。他们的胜负影响我们未来5年的生活。这总比大选日期有看头吧。

来届大选是最激烈的选战。国会2/3议席优势不再成为焦点,因为民联4年前已实现目标。如今民联不谈2/3,国阵和纳吉也不问2/3,双方似乎默认2/3不是课题。民联守得住,国阵亦拿不回。

目前是史上第一次,朝野锁定同样方向,大家目标一致,即—布城。国阵要守住布城,民联想攻陷布城。布特拉再也成为大家拼搏的动力。

继续阅读

群英會(50):問納吉,也不會有答案

別問納吉,他不會告訴你答案

說起來真弔詭。大選何時舉行,根本不應該問首相,決定大選日期者不是首相,而是大馬選舉委員會。

7名選委會委員在首相向元首尋求御准,解散國會後的60天之內,決定大選日期。根據《聯邦憲法》,大選日期(提名和投票日)是選委會敲定和公佈,首相僅是宣布解散國會而已。

當然,實際的政治操作卻是另一回事。若你問選委會何時舉行大選,他們大概會說:「等國會解散後,我們會在60天內決定。」

你問首相,他告訴你「不公開製造《可樂》汽水的秘訣」故事。無論怎麼推敲,都不會有答案。前線的新聞從業員們都試過了,而且很多次。

我們很難猜測大選日期。倒不如思考,困擾納吉的內外問題解決了多少?

继续阅读

群英会(49):期待未来3个月的变化

未来3个月,值得期待

在目前的情况下,讨论何时大选是一个绝不过时的题材。大家乐得猜测,反正猜错无妨,猜对可能多一个“政治神算”光环。

最新版本是外电《路透社》在3月16日(周五)的报导指,第13届大选可能落在6月,并引述消息直接提出6月3日或成为投票日。

官方的《马新社》也不敢寂寞,分别在17日(周六)和18日(周日)撰写两篇与大选日期和国阵胜算的分析报导。

其中一篇预测,纳吉将于5月或6月解散国会,然后在60天内举行大选,这似乎与《路透社》的6月3日投票相差不远。

报导列出4个纳吉的优势即,解决140万公务员薪金课题、纳吉和慕尤丁每周末到各州视察民情、巫统展延党选18个月至明年9月,以及出色的经济表现。

继续阅读

群英会(48):三八的,你奖励了吗?

你“三八”吗?

“人类的历史是男人对女人不断进行伤害与篡夺,男人意图建立对女性的绝对霸权之历史。”这是美国西尼卡瀑布第一届女权大会《情感与决心宣言》。

今年的三八妇女节,还相当特别。身边关心女权和留意平权运动者都会问“你奖励了没有?”

所谓的“奖励”是大马彩虹性别学会今年发起的奖励男人行动。该组于3月8日在其《彩虹性别起点站》网站中写道,今年是国际妇女节101周年纪念,为嘉奖以实际行动促进两性平等的男人,我们今日发起一项全民行动,呼吁社会大众将“妇女节”改为“男人戒严日”。

彩虹性别学会

她们希望每年三八,让男人留在家里不出街,只有符合12项条件(http://www.rainbowgenders.blogspot.com/)的男人得以“解严”出街,鼓励社会嘉奖以实际行动促进性别平等的男人。

这12项包括,爱护和疼惜 女人、关心和书写性别平等课题、性爱时留意和取悦女伴、处理家务和体恤女伴等。 

若仔细看,似乎很难找到符合所有12项条件的男人。当然,这是一项恶搞行动。背后的用意是,对女性诸多要求时,也应该看看男性贡献了什么?这反映两性之间的不平等关系。

她们说:“恶搞主要以创意方式,激发新的性别角色想像,以打破传统的性别象征意义,进入新的性别想像和主体位置,学习对男人提出要求。”

继续阅读

群英会(47):吞得下吗?

吞不下的无名英雄

我们不乏斗争,特别是对抗霸权和不公正运动的历史。人民力量是大马社会内不曾中断的传统。

这个传统不让单一种族或社群专美。它概括所有民族,巫裔、华裔、印裔和东马沙砂土著。当大家对不平等,不公义事件看不过眼时,凝聚而成的群众力量开始发挥影响力。

不是所有斗争都能收割果实,成就英雄人物。有些取得局部成功,有些还在长期抗争,参与者来来往往,进进出出,或许某些人离队和放弃理念,但不乏坚定的支持者。

个人主义抬头的年代,人人都强调“我”。掌权者对“我”的控制越少越好,我有我主张和想法,同意与否是你阁下的情。

当很多个“我”组成“我们”之后,伴随民意而来的声音必须获得掌权集团的重视,否则“我们”群起斗争反抗,你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继续阅读

群英会(46):自己来,做主人

人民,做自己的主人

当人民的醒觉意识提高时,他们对政府的要求从平面的检视上升到立体的行动诉求。这是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因为任何政治人物的下台,人民亦能活得很好,甚至更好。

这种对政治和民主议题的从容,让人民放慢对政治人物的依赖,不再盲目崇拜政客,也不急着把政治领袖视为解决所有难题的万灵丹。

建国55年的马来西亚,到底是一部什么历史?有者认为,这是一部摆脱殖民统治,争取独立的历史。也有人觉得,这是一部各族人民齐心协力,共享共治的历史。

也有人不客气的说,马来西亚史就是当权者的历史,从联盟到国阵,凸显掌权集团的丰功伟绩,细腻的“社会工程”让人忘了其他。

其实大马的历史是一部对抗霸权和不公正的运动。从独立前的反葡萄牙、反荷兰、反英帝国主义和日据时期的抗争,到不同意识形态阵营朝争取独立方向迈进,每一个篇章皆追求解放,奔向当家作主的目标。

不过,这些努力的成果,最终被亲英阵营垄断。早期的人民运动人物遭亲英份子打倒,殖民者支持和推崇维护他们利益的阵营人物。

非主流历史人物与事件的记载往往遭轻描淡写,低调处理或藏在某个不见天日的角落。掌权者眼中没有“认证对待历史”的字眼,历史常常被误解,扭曲和颠倒。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