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57):红潮来去涌向谁?

潮起潮落,红军不敌黄军

巫统511党庆完成拼人数和人气的多重任务。10万大军这晚特别为巫统和纳吉而来,周五(11日)晚是属于巫统的。

10万名穿上红衣的党员将武吉加里尔体育馆染成一片鲜红,此刻的心情是激动澎湃的。这股红潮能维持多久?辐射多远?将决定巫统来届大选的席位数目。

巫发的红潮其实并不新鲜。好几年前,当安努亚慕沙还是吉兰丹州联委会主席时,红潮已在丹州启动。如今丹州改由贸工部长慕斯达法掌帅印。

吉兰丹红潮的确曾发挥一些效用,但未能持久,也无法真正取得扩大效应。这与丹州内部派系纠纷有关。

继续阅读

群英会(56):道歉,承担责任的品格

道歉不是懦弱

道歉的形式众多,未必要很封建的叩头下跪认错。不过,道歉从来就不容易。要代表政府或国家,向昔日的受害者公开道歉,则难上加难。

为了历史上不公义/严重罪行的公开道歉问题,往往成为国与国,或国家与民间的争议,双方也爆发许多唇枪舌剑。

二战期间的战争罪行,德国和日本就呈现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多位德国领袖曾经为纳粹罪行道歉和赔偿,赢得掌声和重新昂首挺胸。

相对的,日本就不甘愿道歉,抱歉和遗憾就很多次。日本蝗军占领时期发生的大屠杀和慰安妇事件上,日出之国的领袖多都不愿正视,道歉和赔偿少之又少。

政治领袖有责任和义务为以往的不公义行为,不管出自他们或只是凭他们的名义进行。道歉的主要出发点是向受害者表示歉意,对他们受害的记忆表示尊重,承认错误所构成的伤害。

继续阅读

群英会(55):合情与合理的缺席

给个合情与合理的说法 

有人说,政治是一切可能的艺术,同时也是高深的骗人艺术。常言道,政治人物是出色或天生的演员。

卓越的政治领袖被称为政治家,稍微逊色是政治领袖,接着是政治人物、政客,以及差劲和浑水摸鱼的政棍。

处理众人的事情是政治人的工作。正常的情况下,公务员官僚体制按照政治领袖的意志和指令,执行任务。根据现有的法律和法规维持社会秩序。

法治的社会,讲究法律的信念。法律具有凌驾一切的地位,所有人必须遵守,不能忽略怠慢。政府的行为在法治社会下已被规范,其行为必须是法律许可的。

任何人或机构都不可以凌驾法律,因为法治社会保障所有人的利益,而且法律是经过国会程序修订、产生及执行。

继续阅读

群英会(54):超越独立广场

超越占领,广场是人民的

我肯定这些大学生在独立广场的“占领”动作,展现顶撞体制,大胆提出诉求的勇气。会闹事的大专生,是理想主义的一群,也是社会前进的动力。

若象牙塔内的小草只懂得啃书,毕业后仅是职场的一颗小螺丝钉,随时可被取代。缺乏思考,辨析能力,没有与社会脉搏一起跳动的大专生,充其量只是一位拥有高等学府文凭的罐头学生。

占领独立广场的学生,要求免费大专教育和废除国家高教基金局。这是很好的议政空间,支持和反对双方可提出例子和论述,以数据道理辩驳。

某些主流报章不约而同轮流刊登一张光头女生抽烟的照片,甚至指出“胡士托”(Woodstock),隐晦地将60年代胡士托音乐节期间的酗酒和毒品,甚至淫乱等负面事件与它扯上关系。

早前的60黑衣人硬闯破坏,学生们为安哥预留帐篷。这边厢面对流氓袭击,另边厢则和舆论交战。他们经历许多,也一夜长大。

继续阅读

激情后,改革何时?

428激情之后,改革何时?

Deja vu,似曾相似之意。这场3.0版的428黄绿大集会,与去年709净选盟2.0集会有很多相似之处。政府确实从709事件学到东西,净选盟的合法性不再成为争议点,减少事前也的粗线条动作。

不过,执法机构的实际运作和操盘,却以709似曾相似。1年前警方封路锁城,1年后还是封路锁城,并且多了“锁场”(独立广场)决定。

428集会和平开始,许多参与者自信地穿上黄衣和绿衣,在指定地点集合与静坐抗议,大家相安无事。当安美嘉宣布集会成功举行,要求参与者和平解散后,就发生状况。

出席者移走“禁区”的铁架围栏,冲入独立广场后,警方发射催泪弹和水炮。之后的发展与709相似,离不开警民冲突,对峙逮捕和受伤局面。

继续阅读

群英会(53):没大没小,不是坏事

老是要当老大的

不少人在4月中获悉8州华堂发表“追求绿色民主”联署文告,号召群众428聚集吉隆坡城中城公园集会的动作后,雀跃和惊喜感油然而生。

惊的是,这群华堂连成一线,在环保和民主课题上,采取与当权者对抗的立场。喜则是,华堂们呼吁全国民众身体力行为下一代着想,不当环境难民,为世代正义共同努力。

我在想,这是个好题材,肯定成为未来数天的新闻材料,舆论应朝正面发展。岂知,两天后,竟然变成“小华总”的争议。

继续阅读

群英会(52):斑斓色彩,人民不寂寞

缤纷色彩,朝野争艳

首相纳吉在4月初与副首相慕尤丁、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柔佛州务大臣阿都甘尼,以及其他国阵领袖在峇株巴辖,展开“履诺之旅”,场面欢腾热闹。

台上的国阵领袖穿着印有“兑现承诺”的橙色衣服,与5万名群众共襄盛举,一起庆祝纳吉掌权3周年。

隔天有人调侃道:“为何不穿蓝衣,这是他们的党色呀。穿着橙色衣服,很容易让人误会是橙皮书的活动嘛!一点都不国阵…”

我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纳吉早上在峇株巴辖,下午到淡马鲁时已经换衣服啦,改穿很国阵的深蓝色衣服。你又怎么说?”

他有点不耐烦的说:“好啦,好啦,蓝就蓝。你赢咯… 我们要看政策,颜色不太重要。目前是青色当道的日子,大家都谈环保节能,难道伊斯兰党真的因为这个‘青’,而变得更红,更受人民欢迎吗?”

我们都以颜色区分政党/政治联盟。蓝色已是国阵的专属颜色,而成立4年的民联则因《橙皮书》而被染上橙色。

颜色不是重点,政策才至关重要。4月初的两个政策决定让人傻眼和不知所措。大马什么时候吹起倒退风?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