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60):素质,不是口水

口水不乱喷,屁股不乱摇

政治宣传,是一种影响民众对某一公众课题立场或态度的方式,使特定人士/团体在其中获益。宣传背后用意是,影响受众的判断态度,讯息的公正和客观度受质疑,往往因选择性提供资讯而有偏差。

近期的政坛很有看头与味道,大家热衷讨论政治文化。领袖们的选词用字,粗俗语言满天飞,以及某些团体的动作,成为茶余饭后话题。

当下经典的“割”、“大便”、“摇屁股”和“买汉堡”,早前有“设灵堂”和“烧领袖肖像”等;数年前也有政党不满旗下议员跳槽,将他们的照片当成地毯般踩踏。我们对这些都还不陌生,只是忘了而已。

我们不提倡低俗政治文化。政治人物有更好及得体方式传达讯息。惟,激烈的朝野政治竞争,彼此卯足全力,每票必争,见缝插针,领袖的素养和素质摊在人民眼底下见高低。

越接近大选,朝野就越紧张。国阵誓死保卫布城,民联拼老命攻陷布城,彼此互不相让,大家都与时间赛跑,过一天赚一天。目前他们是最任劳任怨的一群。

在时间压迫感中,政治人物以“三最”方式争取选票,即最直接(刺激)、快捷(民粹)和廉价(承诺)。

政治人物以刺激群众感观的言词和栋笃笑,挑起受众的情绪,燃气内心的火团,这是最直接的方式。另一些人,则以民粹语言,玩弄种族牌,激发族群的危机/忧患意识,达到宣传效果。

政治人物许下的承诺,是一堆冰冷,有待验证和落实的文字;内容振奋民心,能否实践却是另一回事。

若无法兑现承诺,先自圆其说,再给新一轮承诺。难怪有人调侃,政治承诺是一名骗子说给另一名傻子听的。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s

群英会(56):道歉,承担责任的品格

道歉不是懦弱

道歉的形式众多,未必要很封建的叩头下跪认错。不过,道歉从来就不容易。要代表政府或国家,向昔日的受害者公开道歉,则难上加难。

为了历史上不公义/严重罪行的公开道歉问题,往往成为国与国,或国家与民间的争议,双方也爆发许多唇枪舌剑。

二战期间的战争罪行,德国和日本就呈现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多位德国领袖曾经为纳粹罪行道歉和赔偿,赢得掌声和重新昂首挺胸。

相对的,日本就不甘愿道歉,抱歉和遗憾就很多次。日本蝗军占领时期发生的大屠杀和慰安妇事件上,日出之国的领袖多都不愿正视,道歉和赔偿少之又少。

政治领袖有责任和义务为以往的不公义行为,不管出自他们或只是凭他们的名义进行。道歉的主要出发点是向受害者表示歉意,对他们受害的记忆表示尊重,承认错误所构成的伤害。

继续阅读

激情后,改革何时?

428激情之后,改革何时?

Deja vu,似曾相似之意。这场3.0版的428黄绿大集会,与去年709净选盟2.0集会有很多相似之处。政府确实从709事件学到东西,净选盟的合法性不再成为争议点,减少事前也的粗线条动作。

不过,执法机构的实际运作和操盘,却以709似曾相似。1年前警方封路锁城,1年后还是封路锁城,并且多了“锁场”(独立广场)决定。

428集会和平开始,许多参与者自信地穿上黄衣和绿衣,在指定地点集合与静坐抗议,大家相安无事。当安美嘉宣布集会成功举行,要求参与者和平解散后,就发生状况。

出席者移走“禁区”的铁架围栏,冲入独立广场后,警方发射催泪弹和水炮。之后的发展与709相似,离不开警民冲突,对峙逮捕和受伤局面。

继续阅读

群英会(52):斑斓色彩,人民不寂寞

缤纷色彩,朝野争艳

首相纳吉在4月初与副首相慕尤丁、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柔佛州务大臣阿都甘尼,以及其他国阵领袖在峇株巴辖,展开“履诺之旅”,场面欢腾热闹。

台上的国阵领袖穿着印有“兑现承诺”的橙色衣服,与5万名群众共襄盛举,一起庆祝纳吉掌权3周年。

隔天有人调侃道:“为何不穿蓝衣,这是他们的党色呀。穿着橙色衣服,很容易让人误会是橙皮书的活动嘛!一点都不国阵…”

我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纳吉早上在峇株巴辖,下午到淡马鲁时已经换衣服啦,改穿很国阵的深蓝色衣服。你又怎么说?”

他有点不耐烦的说:“好啦,好啦,蓝就蓝。你赢咯… 我们要看政策,颜色不太重要。目前是青色当道的日子,大家都谈环保节能,难道伊斯兰党真的因为这个‘青’,而变得更红,更受人民欢迎吗?”

我们都以颜色区分政党/政治联盟。蓝色已是国阵的专属颜色,而成立4年的民联则因《橙皮书》而被染上橙色。

颜色不是重点,政策才至关重要。4月初的两个政策决定让人傻眼和不知所措。大马什么时候吹起倒退风?

继续阅读

群英会(51):多点留意雪州吧!

民联,留意雪州啊

既然大家都在猜测第13届大选的日期,从早前的6月到目前9月,说明这是一个未退烧的题材,直至国会解散才可能降温。

不过,我始终觉得提名和投票日期不是重点,朝野双方的部署、战略和胜望才是戏肉。他们的胜负影响我们未来5年的生活。这总比大选日期有看头吧。

来届大选是最激烈的选战。国会2/3议席优势不再成为焦点,因为民联4年前已实现目标。如今民联不谈2/3,国阵和纳吉也不问2/3,双方似乎默认2/3不是课题。民联守得住,国阵亦拿不回。

目前是史上第一次,朝野锁定同样方向,大家目标一致,即—布城。国阵要守住布城,民联想攻陷布城。布特拉再也成为大家拼搏的动力。

继续阅读

群英會(50):問納吉,也不會有答案

別問納吉,他不會告訴你答案

說起來真弔詭。大選何時舉行,根本不應該問首相,決定大選日期者不是首相,而是大馬選舉委員會。

7名選委會委員在首相向元首尋求御准,解散國會後的60天之內,決定大選日期。根據《聯邦憲法》,大選日期(提名和投票日)是選委會敲定和公佈,首相僅是宣布解散國會而已。

當然,實際的政治操作卻是另一回事。若你問選委會何時舉行大選,他們大概會說:「等國會解散後,我們會在60天內決定。」

你問首相,他告訴你「不公開製造《可樂》汽水的秘訣」故事。無論怎麼推敲,都不會有答案。前線的新聞從業員們都試過了,而且很多次。

我們很難猜測大選日期。倒不如思考,困擾納吉的內外問題解決了多少?

继续阅读

群英会(49):期待未来3个月的变化

未来3个月,值得期待

在目前的情况下,讨论何时大选是一个绝不过时的题材。大家乐得猜测,反正猜错无妨,猜对可能多一个“政治神算”光环。

最新版本是外电《路透社》在3月16日(周五)的报导指,第13届大选可能落在6月,并引述消息直接提出6月3日或成为投票日。

官方的《马新社》也不敢寂寞,分别在17日(周六)和18日(周日)撰写两篇与大选日期和国阵胜算的分析报导。

其中一篇预测,纳吉将于5月或6月解散国会,然后在60天内举行大选,这似乎与《路透社》的6月3日投票相差不远。

报导列出4个纳吉的优势即,解决140万公务员薪金课题、纳吉和慕尤丁每周末到各州视察民情、巫统展延党选18个月至明年9月,以及出色的经济表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