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60):素质,不是口水

口水不乱喷,屁股不乱摇

政治宣传,是一种影响民众对某一公众课题立场或态度的方式,使特定人士/团体在其中获益。宣传背后用意是,影响受众的判断态度,讯息的公正和客观度受质疑,往往因选择性提供资讯而有偏差。

近期的政坛很有看头与味道,大家热衷讨论政治文化。领袖们的选词用字,粗俗语言满天飞,以及某些团体的动作,成为茶余饭后话题。

当下经典的“割”、“大便”、“摇屁股”和“买汉堡”,早前有“设灵堂”和“烧领袖肖像”等;数年前也有政党不满旗下议员跳槽,将他们的照片当成地毯般踩踏。我们对这些都还不陌生,只是忘了而已。

我们不提倡低俗政治文化。政治人物有更好及得体方式传达讯息。惟,激烈的朝野政治竞争,彼此卯足全力,每票必争,见缝插针,领袖的素养和素质摊在人民眼底下见高低。

越接近大选,朝野就越紧张。国阵誓死保卫布城,民联拼老命攻陷布城,彼此互不相让,大家都与时间赛跑,过一天赚一天。目前他们是最任劳任怨的一群。

在时间压迫感中,政治人物以“三最”方式争取选票,即最直接(刺激)、快捷(民粹)和廉价(承诺)。

政治人物以刺激群众感观的言词和栋笃笑,挑起受众的情绪,燃气内心的火团,这是最直接的方式。另一些人,则以民粹语言,玩弄种族牌,激发族群的危机/忧患意识,达到宣传效果。

政治人物许下的承诺,是一堆冰冷,有待验证和落实的文字;内容振奋民心,能否实践却是另一回事。

若无法兑现承诺,先自圆其说,再给新一轮承诺。难怪有人调侃,政治承诺是一名骗子说给另一名傻子听的。

继续阅读

群英会(57):红潮来去涌向谁?

潮起潮落,红军不敌黄军

巫统511党庆完成拼人数和人气的多重任务。10万大军这晚特别为巫统和纳吉而来,周五(11日)晚是属于巫统的。

10万名穿上红衣的党员将武吉加里尔体育馆染成一片鲜红,此刻的心情是激动澎湃的。这股红潮能维持多久?辐射多远?将决定巫统来届大选的席位数目。

巫发的红潮其实并不新鲜。好几年前,当安努亚慕沙还是吉兰丹州联委会主席时,红潮已在丹州启动。如今丹州改由贸工部长慕斯达法掌帅印。

吉兰丹红潮的确曾发挥一些效用,但未能持久,也无法真正取得扩大效应。这与丹州内部派系纠纷有关。

继续阅读

群英会(56):道歉,承担责任的品格

道歉不是懦弱

道歉的形式众多,未必要很封建的叩头下跪认错。不过,道歉从来就不容易。要代表政府或国家,向昔日的受害者公开道歉,则难上加难。

为了历史上不公义/严重罪行的公开道歉问题,往往成为国与国,或国家与民间的争议,双方也爆发许多唇枪舌剑。

二战期间的战争罪行,德国和日本就呈现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多位德国领袖曾经为纳粹罪行道歉和赔偿,赢得掌声和重新昂首挺胸。

相对的,日本就不甘愿道歉,抱歉和遗憾就很多次。日本蝗军占领时期发生的大屠杀和慰安妇事件上,日出之国的领袖多都不愿正视,道歉和赔偿少之又少。

政治领袖有责任和义务为以往的不公义行为,不管出自他们或只是凭他们的名义进行。道歉的主要出发点是向受害者表示歉意,对他们受害的记忆表示尊重,承认错误所构成的伤害。

继续阅读

群英會(50):問納吉,也不會有答案

別問納吉,他不會告訴你答案

說起來真弔詭。大選何時舉行,根本不應該問首相,決定大選日期者不是首相,而是大馬選舉委員會。

7名選委會委員在首相向元首尋求御准,解散國會後的60天之內,決定大選日期。根據《聯邦憲法》,大選日期(提名和投票日)是選委會敲定和公佈,首相僅是宣布解散國會而已。

當然,實際的政治操作卻是另一回事。若你問選委會何時舉行大選,他們大概會說:「等國會解散後,我們會在60天內決定。」

你問首相,他告訴你「不公開製造《可樂》汽水的秘訣」故事。無論怎麼推敲,都不會有答案。前線的新聞從業員們都試過了,而且很多次。

我們很難猜測大選日期。倒不如思考,困擾納吉的內外問題解決了多少?

继续阅读

群英会(43):莎丽扎的“过”和“去”

莎丽扎要“过”,但“去”得到吗?

或许莎丽扎身边的幕僚说,反对党猛攻牛案是和她过不去,因为反对党和谁都,并谏言说,别和自己过不去,因为一切都会过去

养牛弊案不是往事,不会就此过去,就算她和家人过不去,事情也不会过去;期盼答案的人民不会放她过去,因为最关键的课题还没过去

若政府要过下去,就拿出答案和诚意,告诉人民真相,让事情真正成为过去,轻装上路。误判“已过去”,将让国阵附上政治代价。

休假3周的莎丽扎周五(2月3日)回国后,风尘仆仆投入工作。休息期间,她前往麦加圣城,恳求上苍给予指引,尔后跟着指示和自己的判断走下去。

不晓得是凑巧,还是预先安排,莎丽扎回国后周六(4日)前往霹雳,以巫统妇女组主席身份出席“霹雳国阵妇女组备战第13届大选集会”。周日(5日)则以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部长身份巡视吉隆坡妇产科病院。

平时只披上头巾的她,鲜少戴头巾。惟,周六和周日的两场活动,她都戴上纯白色头巾,与平日亮眼红色或鲜艳颜色有很大差别。有些消瘦的她,依然维持一贯笑脸盈盈的态度。

不过,她却以强悍姿态发表示,不低头、不辞职和不退让言论,宣告自己和妇女组不是弱者,明确地不向逼宫压力妥协。

她将自己的命运交给纳吉定夺,明显是把球踢给首相,姐妹们的支持是其后盾力量,让她执行部长和妇女组大姐的职务。

这个如意算盘是否打得响,还有待纳吉的态度,警方、反贪会和政府委任稽查国家养牛中心账目的普华永道公司的调查报告。

继续阅读

群英会(42):安华与性爱短片2.0版

放手,也会有收获

安华还来不及延续肛交案无罪释放的喜悦,这边厢却发生两宗与其相关的事情,令他最近比较烦。

首先总检察署决定针对肛交案裁决提出上诉,接着拿督T三人帮成员之一的苏益又抖出另一部更为“惊人”的性爱短片2.0版。

苏益向立场分明的《马来西亚前锋报》独家爆料,再度挑战安华否认此事,或入禀法庭挑战三人帮。他选择该报,必然有其理由和政治计算。

他这次不提Omega手表,而是国际护照,要求检查安华的护照,确认去年1月12日至13日他身在何处。

继续阅读

群英会(41):龙年时事3大话题

龙年祝愿心想事成

壬辰龙年农历新年,大年初一的你通常做些什么?一般上离不开拜年道贺、送柑贺礼、出席团拜,或者在家看电视;当然近期盛行出国旅游(避年?!)新风气。

你是哪一种都无所谓,期间的亲朋戚友的相聚,老同学的碰面,除了聊近况、家庭、事业和前景之外,时事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话匣子。若打开,大家似乎有许多聊天不完的话题。

什么都可以谈,拿来八卦一番,这边厢调侃嘲讽,那边厢夸口称赞,反正口水乱溅,大家也都当着吹水,听后就忘,没摆在心中。

返回槟城老家,发现关心政治课题和政治人物言行的朋友还真不少,他们对时事的关注并没降温。聊起政治就七嘴八舌,伟伦不绝耳。

总的来说,他们关心的时事课题离不开3大范围,即何时大选、政治人物的动作,以及贪腐课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