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会(60):素质,不是口水

口水不乱喷,屁股不乱摇

政治宣传,是一种影响民众对某一公众课题立场或态度的方式,使特定人士/团体在其中获益。宣传背后用意是,影响受众的判断态度,讯息的公正和客观度受质疑,往往因选择性提供资讯而有偏差。

近期的政坛很有看头与味道,大家热衷讨论政治文化。领袖们的选词用字,粗俗语言满天飞,以及某些团体的动作,成为茶余饭后话题。

当下经典的“割”、“大便”、“摇屁股”和“买汉堡”,早前有“设灵堂”和“烧领袖肖像”等;数年前也有政党不满旗下议员跳槽,将他们的照片当成地毯般踩踏。我们对这些都还不陌生,只是忘了而已。

我们不提倡低俗政治文化。政治人物有更好及得体方式传达讯息。惟,激烈的朝野政治竞争,彼此卯足全力,每票必争,见缝插针,领袖的素养和素质摊在人民眼底下见高低。

越接近大选,朝野就越紧张。国阵誓死保卫布城,民联拼老命攻陷布城,彼此互不相让,大家都与时间赛跑,过一天赚一天。目前他们是最任劳任怨的一群。

在时间压迫感中,政治人物以“三最”方式争取选票,即最直接(刺激)、快捷(民粹)和廉价(承诺)。

政治人物以刺激群众感观的言词和栋笃笑,挑起受众的情绪,燃气内心的火团,这是最直接的方式。另一些人,则以民粹语言,玩弄种族牌,激发族群的危机/忧患意识,达到宣传效果。

政治人物许下的承诺,是一堆冰冷,有待验证和落实的文字;内容振奋民心,能否实践却是另一回事。

若无法兑现承诺,先自圆其说,再给新一轮承诺。难怪有人调侃,政治承诺是一名骗子说给另一名傻子听的。

继续阅读

激情后,改革何时?

428激情之后,改革何时?

Deja vu,似曾相似之意。这场3.0版的428黄绿大集会,与去年709净选盟2.0集会有很多相似之处。政府确实从709事件学到东西,净选盟的合法性不再成为争议点,减少事前也的粗线条动作。

不过,执法机构的实际运作和操盘,却以709似曾相似。1年前警方封路锁城,1年后还是封路锁城,并且多了“锁场”(独立广场)决定。

428集会和平开始,许多参与者自信地穿上黄衣和绿衣,在指定地点集合与静坐抗议,大家相安无事。当安美嘉宣布集会成功举行,要求参与者和平解散后,就发生状况。

出席者移走“禁区”的铁架围栏,冲入独立广场后,警方发射催泪弹和水炮。之后的发展与709相似,离不开警民冲突,对峙逮捕和受伤局面。

继续阅读

群英会(52):斑斓色彩,人民不寂寞

缤纷色彩,朝野争艳

首相纳吉在4月初与副首相慕尤丁、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柔佛州务大臣阿都甘尼,以及其他国阵领袖在峇株巴辖,展开“履诺之旅”,场面欢腾热闹。

台上的国阵领袖穿着印有“兑现承诺”的橙色衣服,与5万名群众共襄盛举,一起庆祝纳吉掌权3周年。

隔天有人调侃道:“为何不穿蓝衣,这是他们的党色呀。穿着橙色衣服,很容易让人误会是橙皮书的活动嘛!一点都不国阵…”

我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纳吉早上在峇株巴辖,下午到淡马鲁时已经换衣服啦,改穿很国阵的深蓝色衣服。你又怎么说?”

他有点不耐烦的说:“好啦,好啦,蓝就蓝。你赢咯… 我们要看政策,颜色不太重要。目前是青色当道的日子,大家都谈环保节能,难道伊斯兰党真的因为这个‘青’,而变得更红,更受人民欢迎吗?”

我们都以颜色区分政党/政治联盟。蓝色已是国阵的专属颜色,而成立4年的民联则因《橙皮书》而被染上橙色。

颜色不是重点,政策才至关重要。4月初的两个政策决定让人傻眼和不知所措。大马什么时候吹起倒退风?

继续阅读

群英会(51):多点留意雪州吧!

民联,留意雪州啊

既然大家都在猜测第13届大选的日期,从早前的6月到目前9月,说明这是一个未退烧的题材,直至国会解散才可能降温。

不过,我始终觉得提名和投票日期不是重点,朝野双方的部署、战略和胜望才是戏肉。他们的胜负影响我们未来5年的生活。这总比大选日期有看头吧。

来届大选是最激烈的选战。国会2/3议席优势不再成为焦点,因为民联4年前已实现目标。如今民联不谈2/3,国阵和纳吉也不问2/3,双方似乎默认2/3不是课题。民联守得住,国阵亦拿不回。

目前是史上第一次,朝野锁定同样方向,大家目标一致,即—布城。国阵要守住布城,民联想攻陷布城。布特拉再也成为大家拼搏的动力。

继续阅读

群英会(41):龙年时事3大话题

龙年祝愿心想事成

壬辰龙年农历新年,大年初一的你通常做些什么?一般上离不开拜年道贺、送柑贺礼、出席团拜,或者在家看电视;当然近期盛行出国旅游(避年?!)新风气。

你是哪一种都无所谓,期间的亲朋戚友的相聚,老同学的碰面,除了聊近况、家庭、事业和前景之外,时事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话匣子。若打开,大家似乎有许多聊天不完的话题。

什么都可以谈,拿来八卦一番,这边厢调侃嘲讽,那边厢夸口称赞,反正口水乱溅,大家也都当着吹水,听后就忘,没摆在心中。

返回槟城老家,发现关心政治课题和政治人物言行的朋友还真不少,他们对时事的关注并没降温。聊起政治就七嘴八舌,伟伦不绝耳。

总的来说,他们关心的时事课题离不开3大范围,即何时大选、政治人物的动作,以及贪腐课题。

继续阅读

群英会(37):我不相信2012世界末日咯…

2012年,激荡的一年

岁末将至,再过数天将告别如过山车般,起伏波动的2011年。充满未知数的2012年向我们招手。

玛雅人说,2012年是世界末日,特别是12月21日。你相信吗?我不认为如此,自己不了解玛雅日历的推算法。

我能肯定的是,明年大马政坛将比今年更有看头,大选戏目将上演,朝野政党摩拳擦掌,候选人兴致勃勃,人民万分期待,大家各就各位准备完成建国55年后,最精彩的选举嘉年华。

走过2011年政治风雨路,纳吉和安华、蔡细历和林冠英、卡巴星和巴拉尼威等重量级领袖的舞台,从来不缺观众和掌声,敌对阵营则给予嘘声回报。

虽然大马政坛不是一条汹涌澎湃的长河,期间从联盟到国阵、左派运动和马共斗争、社阵到替阵和民联、莫名其妙的第三股势力、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人民的政治醒觉、非政府组织角色,以及公民社会力量等,这些都构成政治历史的斑斓画卷。

这是历史河流冲洗出的瑰宝,也是文明政治之花。明年结成的果实将比今年更丰硕,花儿也盛开得特别灿烂。

继续阅读

群英会(36):改变,或被改变

改变,万变不离其中

公民社会的崛起,令某些不想改变,思维守旧的人不悦。他们不习惯这个有活力和动力的社会。

这些人总要霸占其他空间和领域,不断强出头,以声浪和气势压倒一切。他们不晓得文明对话,常以粗暴方式回应。

转眼间,距离告别2011年只剩3周。走过49个星期,马来西亚不仅长大了,人民也变得成熟,政府更愿意低头聆听。

4月的砂拉越州选举,我们看到城市选民求变态度,冲击在位25年的泰益,让他几乎成为乡区首长。新政治面貌带来新气息,但人联党却陷入党选漩涡中。

7月的那一场净选盟万人游行,激发无限想像力,再次惊动国外媒体,错误示范遭来恶评。《经济学人》文章被涂黑和删除令人啼笑皆非。

9月中旬,纳吉在大马日前夕的电视直播演说宣布,一系列松绑措施,修改和废除过时法令,人民不吝啬给予掌声。不过,替代法令未出炉,忧虑的感觉还是很真。

11月提呈国会的集会自由法案,引来褒少贬多评价,政府低头修改后,依然无法满足公民社会的要求。

继续阅读